丸子丸子好好次

各种记录生活。。。

品牌控:

周五福利弹【FreeplusXMelody 限量礼盒】免费试用啦!

今年金秋,专研敏感肌近40年的日本肌肤护理专家芙丽芳丝freeplus,再度惊喜联手“粉”可爱温柔的My Melody,为每位想要找回敏感初心温柔力的“敏感星人”献上freeplus「My Melody限量礼品组」。继Hello Kitty后,这次牵手三丽鸥家族另一位人气担当My Melody,希望在这个迷人的秋季传送一缕温柔治愈力。想要找回敏感少女心的你,无需刻意隐藏。要知道My Melody会用它的温柔萌力告诉你:敏感是天赋来感知世界的潜能,而热爱粉色是你的本能。

 

参与方式:

关注“品牌控”并给这篇文章点赞,然后转载或者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。小编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幸运儿试用。

试用申请时间:11月3日—11月6日

试用人数:10人

申请TIPS: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你最爱的护肤品牌,可以增加你的中奖率~

试用者名单公布: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,在“品牌控”上面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你。注意!试用名额只为你保留1周哦~ 

 

试用反馈: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,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“免费试用”若没晒试用感受者,我们将取消下次申请免费试用的资格。

 

本次试用产品:

FreeplusXMy Melody限量礼品盒一套

内含芙丽芳丝净润洗面霜、保湿修护柔润化妆水、保湿修护柔润化妆水及My My Melody装饰组

价值580元/套

*活动最终解释权归【品牌控】所有

 

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11-12

分享Sou的单曲《心做し》: 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39224533/?userid=63641121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
MoeAm:

今天俊酱亲到源酱了吗?


嘛......算是吧!




11.


 


管他呢。王俊凯心想,都这样了,不亲还是人吗?


他装作对王源湿透的衣服视而不见,身体微俯,腰间的白衬衫带出细密褶皱。王俊凯闭上眼,在王源微微抖动的左眼上亲一下,也没忘记照顾右眼,嘴唇轻触皮肤即刻便离开,唇红肤白,涩迷灯暗,最后按着王源的后脑勺在他额头亲了一下。


然后就没有离开了。


王俊凯沉溺其中,勉强分出点神,他瞄了眼王源的嘴唇,心形削薄,立马晕眩,啊……真想用舌头撬进去看看他长了一颗什么心。


但他还是忍住了。


初吻可不是这么随随便便就交待的东西啊喂。


王俊凯拉起王源,一脚踢飞了所有的啤酒易拉罐,让所有能出卖王源是装醉的罪证全消失了。


易拉罐接二连三掉下楼梯,在寂静夜里发出巨大声响。很快王俊凯便听到遥远走廊传来叶武炎喊“什么声儿啊!”不止如此,楼下也响起了老滑头的咳嗽声。来不及跟叶武炎他们通风报信,王俊凯拉着王源就往楼顶跑去。


啤酒向下滚落,他们牵着手向楼上月亮攀登。


王俊凯一边跑,一边频频回头看王源。王源仍在假装头晕目眩,脚步虚浮走不动路。已经过了三楼,二楼响起老滑头的大声呵斥,脱离危险区以后王俊凯坐拥爱恋,已然忘记兄弟是何境地。


他很有空闲,猛地停下来。


王源不知他要刹住脚步,这一下就撞到了他的后背。男孩脊骨,白衬衫下仿佛铺一层柏油马路,他鼻子都被撞通红,情不自禁哎呦。


正捂着鼻子,王源听到王俊凯在耳边轻笑,“走不动啊,要不要背你?”


被发现了?


不会吧,他那么大大咧咧,发现了还不得第一个拆穿自己。所以王源微微定心,心思一转,依着心张开了手臂。


真背啊!


王俊凯一愣,立马心花怒放。


他也没有转过身去,一低头便顺势套进了王源手臂结成的圈套,然后面对着面将王源拦腰抱了起来。


王俊凯逗道,“哟,真重。”


王源低声嘟嚷,“放屁。”


但是这么个姿势,就特别不好走,更别说爬楼梯。王俊凯转了个身,乡间的老教学楼灯光暗淡,这一层楼更是坏了。脚底便是一片昏暗,他真怕一晃悠就和王源掉入万丈深渊。


掉就掉呗。


他笑道:“你可抓紧了,摔着屁股我可不管。”


王源嗯了声,穿着短裤的腿盘圈在王俊凯腰间,手里更是揽紧了他的脖子。王源的呼吸灼热扑在颈窝,他的腿和自己的腰只隔一层衬衫布料。王俊凯脸烧起来,什么话都不说,跟托小孩似的往上走。


他的目标是顶层,那里有天台。


到了顶楼,撬开那年代失修的门锁可费了王俊凯不少功夫。王源见他吃力,想下来自己走,哪知道被好胜心极强的王俊凯一把按住了。王源无他法,只得伏在王俊凯肩头,享受人生中为数不多由别人背他的时刻。


王俊凯赞许道:“真乖。”


话音一落,门锁也开了,天台不似阴暗楼梯,乡野独有的澈透月光流泻一地,两个人踩了进去,星辰流光顷刻间便覆在了二人身上。


王俊凯呼吸又急又重,王源怎么说都是个男孩,虽然没有肉,可是骨架的分量还是有的。抱着爬几层楼,怎么说都有点吃不消。但他又不愿意说出来,说自己不行了,怎么好意思说啊,在喜欢的人面前说自己不行了。


到地儿以后,王俊凯把王源放了下来,还很体贴,“你喝多酒,不好吹风,待一会咱们就下去。”


既然要演,戏还是得做足了。


王俊凯见王源脸色莫名,答了声噢,心情更是很好。他往下面一看,操场一览无余,老滑头打着哈欠,正在罚叶武炎等人做蛙跳。


王俊凯:“……”


嘛。都上来了,不干点儿什么真是对不起风景,又对不起兄弟。王俊凯掏出包纸,胡乱擦了擦坐下来了。然后又仔仔细细在旁边擦出一块干净地,喊王源过来坐。


王俊凯:“要,要看星星吗?”


问的人结巴,回答的人更是结巴,王源点了点头,“好,好啊。”


两个人躺在天台,夜空辽远,数千星辰就缀在头顶。起初,都没人说话。只有楼下蛙跳报数的声音遥远传上来。王俊凯这边躺着,心里已经转了数千遍,他觉得此情此景真熟悉,上次他和王源就是这样躺在工地的简陋天台上。那时王源甩开了他的手,和他的距离就像凡人和星空,遥不可及。


但是现在,应该不是了。


王俊凯鼓起勇气,咽了咽口水,又像上次一样,他的手一往无前朝着王源的慢慢挪动,最后终于够到了王源的手。


王源很安静,他并没有敲响警钟,更没有甩开。王俊凯心花怒放,就松松垮垮牵住了王源的手。王源的手指和他人并无太大不同,但却在牵住的那一刻,从皮肤里刺出电流,密密麻麻沿着手臂流进大脑,流进心脏。


王俊凯心口发甜,白衬衫材质较硬,不贴身,他想幸好如此,不然现在他的心跳频率那么快,左边胸膛肯定就像手机振动。


他转头,看王源。


睁着眼睛,看了很久才转回去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王俊凯忽然说道,“我第一次见你,就想和你这样躺下来看星星了。”


在此之前,他一直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以后,肯定要去做轰轰烈烈的非常刺激的事。看星星那么安静,真是对不起大好的青春。但现在他和王源手牵手躺下来,他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很多人都想和喜欢的人去学校楼顶看烟花,看星星。


因为世间平时都闹闹哄哄,唯有此时安安静静。


就像平时看人无聊平庸,只有他有趣闪光。


王俊凯转头,“你不准备说说你的事吗?”


见王源不吭声,王俊凯又转回去嘟嚷,“喝醉了还这么防备啊。”


听了这话,王源迟疑半晌,还是遵从了他此刻的醉酒人设,说道:“……之前我转过很多次学。”


“哎?为什么?”


“妈妈的工作总是变动,”王源顿了一下,“叶影爸爸也要躲债。”


王俊凯心道,怪不得他那时说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


“上次我们在车上见你来着,那是你妈妈吗?”王俊凯回忆道:“但你看起来很不亲近她。”


王源愣了很久,点了点头。


“为什么?”


这好像踢到他的隐私了。王源皱眉。他想不说,岂料王俊凯就像看穿他一样,在那边自言自语,“我觉得你今天挺奇怪啊,喝醉了怎么跟没事人一样。”


王源心里咯噔一声,“没,没啊。”


王俊凯奇怪地瞅他,“我看就有吧,看着还挺有分寸的,问什么还是什么都不说,哎你不会没醉吧?骗——”


王源一听那个骗字,立马后脊梁都跟着烧起来。


然后就利利索索地全交代了。


“她要带我走,搬地方。”


“又要走……”王俊凯叫起来,“你没答应吧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噢,那就好。”王俊凯又笑着瞅他,晃晃手,“你怎么不答应呢?不想走啊?”


“对啊,不想走。”


“为什么不想走呢?”王俊凯不依不饶,“以前都跟着走了,每次都很听话,这次为什么不?”


“你好烦,我就是——”王源喃喃,感受着牵着的手传来的温热,“我就是想留下来,很奇怪吗,一直问一直问。”


“很奇怪啊。”王俊凯说:“小小年纪,这边提防着后爹偷钱,那边跟着不管不问的老妈各个城市兜转,我说,每个地方待那么点时间,你交的到朋友吗?”


王源被他问得半天不出声,好久了才闷声道:“我有叶影就可以了。”


“那是妹妹,是亲人。”


王俊凯声线温柔下来,“不是像我这样的人。”


王源气噎,反问道:“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。”


哪知道王俊凯认真道:“我是喜欢你的人。”我是这个世上第一个这么喜欢你的人。


太过喜欢你,都改变了我一往无前的轨迹。


这句话叫王源一愣,然后心里稀稀拉拉又碎了一块。这些日子以来,这儿,左心口以下,37℃,已经快瓦解得差不多了。


他一直就是那种无牵无挂的性格,也不敢有什么牵挂。交到的朋友,很快就会因为搬离而失去联系。漂泊际遇使他明白,人和人之间的感情维系是那么虚无缥缈,容易消散的东西。干什么要将心安在他们身上呢,总有一天,他们都会带着自己的心飘走,不是吗。


可是王俊凯不是,他其实说的对。他就是第一个这么喜欢王源的人,他一定要,偏要,非要王源虚浮在空中的心落下来,让他也跟着落在地上。他告诉王源,你不是外星人,不是小怪兽,你是和我一样的人,不要把自己包起来,让厚厚的防护壁把自己困死在里面,不和任何人有来往有牵扯有羁绊。


那颗过热的心,那份炽烈的心情,已经慢慢将安全壁垒融化了。


王源眼眶微酸,他其实很怕为人流眼泪,因为总感觉这些融化的心变成眼泪掉出眼眶以后,他就会失去他的心。


他怕他的心会沿着两人相牵的手,贪恋又畏缩,无法自控地溜到了王俊凯的身上去。心给了别人,别人要拿去干些什么事,就不再是自己能够预知和控制的了。


哪怕有一天他放弃,他要走,王源也只能沉默地看着他带走他的心脏,唯一的仅有的心脏。然后找个地方让自己的心再长出来。可是这世上,有的人的心长出来的很快,很容易,有的人很难,而王源恐怕就是那种绝无仅有的一心一意。丢了,被人拿走了,就没有了。


要这样一颗心,不容易,需要花费很大功夫,而且前期恐怕渺无回音绝望得就像心意一直在浪费。但只要坚持,就会赢得这种人的心意。


需要的就是王俊凯这样一往无前从无放弃的一生一世。


见王源一直不说话,王俊凯以为他没什么可说的了,便开始自顾自说起自己的,“从小,我就有一个梦想。”


“我想去看看世界,风景啊美食啊各地的人什么的。想都去看看,一往无前走在路上,绝不让自己的脚步停下。”王俊凯出神道:“以前就会在梦里想这些,就跟画一幅很大的画似的。”


“得有辆车,房车那种,什么都带着,我不喜欢缺东西。”


“地图线路也画好了,从西北大环线开出去,去东欧,然后再到北欧。”


“车开不了了,就坐船。”


“船不行,那就飞。”


“什么也都想玩儿,跳伞,钓鱼,横跨海峡,极限运动……”


王俊凯一停,“但这些构想里,回回都是我一个人。带父母吗,他们不爱玩儿,不能老折腾,带朋友,他们太吵了。再说了,我开个车带一帮男的算什么意思。”


“所以我就想,得有一个我喜欢的人吧。”王俊凯说:“我累了,他就开车,饿了我们一起吃喝,困了就随便找个地方一停。”


“我一直在想这个人是什么样,一直等了很久,然后就遇到了你。”王俊凯在心中说道,那么合我心意,好像是量着我所有喜好在某个地方悄悄长大的。


王源难得安静听着。


王俊凯轻声道:“我说想做个梦给你,是真的。”


我梦想过的梦想,我虚构着的未来,那个轻飘飘的梦,在和你相遇的时候终于有了成真的可能。王俊凯当时隔着一段路,看体育馆楼上奔跑的王源,心想就是这样一个人了,他就该坐在自己那辆载满东西就差开的房车上,和自己去环游世界。


王俊凯说:“所以,希望你来陪我一起做余生这场梦。”


他不是开玩笑,也没有心血来潮。


如果说第一次王源听到那句表白还不以为然,那经过两个多月以后,现在,王源已经亲身体会到了那个梦的味道。是真的很快乐,超幸福。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不多,但已经是他活到现在最快乐的一段时光。


只是心有所动,亦作不解。


王源不说话。


王俊凯看了看两人牵着的手,心想没关系。这个夜晚总归不是一事无成,他还是比之前前进了许多。


 


12.


 


两人如何下楼,第二日又是如何躲过叶武炎逼问的略过不提。这之后王源再也没有喝醉过,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与什么苦熬。王俊凯将他的平静看在眼里,但此时也懂了几分王源的内心,王源停住了,他不退后,也不向前,就只是停在那儿考量着,斗争着。


那王俊凯也不再强行突破。


他们相安无事,各自回到安全线内,但是这样一条为了安全而暂时架起的高线,又能维持得了几天呢?


 


石头山夏令营结束以后,暑假只剩半月。王俊凯在家待了几天,安分伺候各家姨奶奶姨老爷,等分出点神来,和王源联系上,问出来王源又去打工了。王俊凯又好气又好笑,那家伙离了钱就不行,赚钱的时候根本想不着他。


等问了是在什么地方打工,王源说了一个甜品店的名字,王俊凯听着还挺熟悉。


后来一想,那不就是常远一个表哥开的连锁么。


上回有提到这事,他当时还为这个和王源生了气。王源果然接受了常远介绍的兼职,他那时说是为了避嫌,现在就不知道会不会接受王俊凯的了。想到这儿王俊凯又不免泄气,怎么这么多变化呢?


每次觉得了解王源了,后来发生的事又觉得没那么了解。他们的认识也在加深,但是随着认识的加深,他了解着这个人的同时,又发现这种让自己当时很向往的了解并没有让自己有多快乐。


两个人的距离是在缩短,可是随着缩短又出现了很多小问题,唉。恋爱烦恼,感情关系,真是不能越雷池一步,能不碰就不碰。


做着这样设想的王俊凯,在下午进了甜品店,靠窗坐了一会后,立即狠狠打碎了这种念头。


他用称得上阴沉的视线,看着台后忙碌的女店员,以及身边的男店员王源。


从小奶奶就跟他说,你以后要顶天立地,做一个心胸开阔的人。可是王俊凯现在基本把背过的礼义廉耻全丢开了,他管哪些呢!王源可以离那个女生远一点吗?烦。


平时在学校里,那家伙没几个熟悉的朋友,男生尚且如此,女生就更不用多提。王俊凯没几个吃醋的机会。


哪成想常远随便介绍个兼职,这儿就埋伏着情敌呢,王俊凯牙痒痒,常远,你小子,故意的吧!


 


常远在家莫名其妙收到一条短信,来自王俊凯。


[你给我等着]


 


王俊凯收了手机,打算上去点东西了。王源刚熟练报出行业惯用开场白,“您好需要点什么”一抬头就看见面色不怎么好看的某人。他也没多余表情,只是等着王俊凯点餐。


哪知道这人打量自己片刻,脸色便又好看了。


其实是王俊凯看着这店服穿在王源身上,格外好看,心里又打了十分,但因为微妙醋意,又扣了0.9。这些心理活动不说出来,王源是看不到,旁边的女店员看王俊凯迟迟不点,热情推荐起来。


王俊凯听着那些新款夏季饮品,漫不经心点着头。


最后随便点了一个。


王源:“好的,请您稍等一下。”


王俊凯看他说您也觉得好玩,点头,“好的。”于是让到了一边,听到那女店员提了几个饮品名字,“这几个好像卖的一般,要不要待会和店长说一下?”


王源说:“行啊,不过你确定要撤掉这个?”


那女店员笑起来,“噢,这个我倒是挺爱喝的,那不了。”


王俊凯的那个恨啊。


正巧他的也做好了,王源问他:“带走还是在这儿喝?”


王俊凯:“等一等,我再点一杯。”


王源虽不懂他又是犯什么毛病,也就等着了。这回王俊凯细细地看了一遍单子,那女店员又要推荐被他举手制止了,“我自己选。”


他很认真选了一个,报给王源以后又加了一句,“这个是我爱喝的。”


“哦。”王源不明所以。


王俊凯有点失望,“你记住就行了,这个是我爱喝的。”


他拿了两杯饮料,刚放桌上,常远推门进来了,看见王俊凯才大喘气,“哥啊你咋了,咋发短信吓我呢。”


王俊凯心想你个坏事东西,“噢,没有,给你喝的。”


说着便把第一杯随便点的给常远了。常远登时被感动了,“哇。”


他觉得他王哥今天心情蛮好的,看了眼吧台,必定是王源做了点什么让他哥尝到了甜头,常远唏嘘道:“哥你真是情圣,法海都要服的那种。”


“你可别吹我了。”王俊凯说。


常远:“今天让王源下班早点,你们两个出去约会去呗。”


王俊凯想也好。


但自己的人让兄弟管着挺没滋味的,王俊凯盯着他说道:“行,那他走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。”


背后醋海翻天,可惜常远是个二傻子,什么都没听明白,还乐得不行,“那好那好,你们玩我也就能约叶影了。”


王俊凯奇道:“你现在还怕王源呢?”


“不怕不行啊,王源那家伙,不就只在你面前很听话嘛。”常远想起叶武炎说的,“喝醉酒还要抱抱呢。”


王俊凯心里开花,嘴上骂道:“你小点声。”


 


但是千算万算,就没算到王源离得那么远,吧台那么忙,怎么还是把这句话给听进去了。


等王源下班了,王俊凯挤进换衣间,迫不及待问道:“咱们待会去哪儿?你想去哪儿?”


王源头都没抬,“不去哪儿,我回家。”


“有事?”


“嗯。”


王俊凯很失望,他等一个下午了,就等到这样一个结果。在门口沉默了一会,他说:“你骗谁呢,叶影刚打电话给常远了,她都没事你有什么事。”


哪知道王源甩他一句,“关你什么事?”


这句话甩过来,王俊凯也有点火了。


他能看出来,一进门,王源就有火气,但他莫不准是因为什么。下午他干什么事了?正想着,王源已经换好衣服,一手扣上棒球帽,经过门口时说了句借过。王俊凯一把就把他按住了,“借什么过,你干什么啊?”


刚刚不都好好的吗?


王源停了半晌,嘴抿了又抿,下巴绷直成一道线。末了他猛地转头,一把拍开了王俊凯的手,眼里都冒火星,“谁让你说的?!”


这么大反应,倒是叫王俊凯怔住了。


“我说什么了我?”


王源生着气,盯着他,眼里火星仍未消失,他咬牙切齿道:“我喝醉酒那个德行,你就这样跟人炫耀?很好玩?”


王俊凯马上就明白了。


他明白以后,突然特别愤怒,也特别伤心。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他都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伤心了。


“德行?”他重复了一遍,声音也高了,“什么叫德行?”


喝醉了才坦诚,才说出他的心意。


他看着是那样开心,结果王源却在心里将他们判断成如此羞耻的存在。王俊凯怒道:“你就这么看不起你真实的心意吗?”


王源吼道:“那不是心意!”


谁都知道,小孩子在说谎,或者底气不足时,声音都会变大,还会反复念几遍,就像是用来麻痹自己的咒语。王源就是这样,又低声快速道:“那不是心意。”


然后快步走出了房间。


他径直走出去,在店门口找到自行车,开锁时甚至都看不清锁眼。他知道自己这样很失常,很不像自己,可是他真的是——烦死这种无措感了。


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受控制,违背心意干出那么多事的人呢?


王源骑着车拐弯,脚不停踩,车轮飞转。傍晚的这条道路鲜有行人,栏杆那边便是河流。他心情复杂地骑着车,却听到身后越来越大的喊声。


又追来了!


王俊凯在河堤下,隔着栏杆一路奔跑,这段上坡路,他很快就追上了王源,在那边一声声逼问着,“有那么羞耻吗?”


“你就这么不想承认?”


“你不是也开心的吗!你不是还假装喝醉来找我吗!”


王源咬紧牙,他果然看出来了!


那边又是一声大吼,“王源——”


栏杆那头,王俊凯忽然放慢了速度。


“我不跑了哦!”


“我不会再跑了!”


“不会再这样追着你了!”


他果真停了下来,举着手机,“这里面全都是你的照片!全都是你!如果你不回头的话,我就扔到河里去了!”


车轮一慢,但又很快转了起来。


王俊凯看着王源骑着车,像一个逃兵一样消失在他视野里。他一气之下,将手机摔向了栏杆,掉在地面上四分五裂的好像不是手机,是他那颗跳个不停的心。王俊凯难受极了,他一定要蹲下来才可以好受点。


蹲了几秒,王俊凯忽然爆发出破声一样惨烈的怒吼:“胆小鬼!!!”


“有本事你就承认喜欢我啊!!!”


声音久久回荡在河面上,默不作声的夕阳扯过云朵,遮住了碎裂的手机和碎裂的心。


 


暑假结束了。


新开学以后,王俊凯摇身一变,就升到了高三。除了学业更加繁重,老班叨叨的更频繁,他的生活和之前没有区别。


暑假开始前,他和王源就在冷战,暑假之后,依然如此。


王俊凯其实是个不怎么喜欢,也不怎么习惯用冷战解决问题的人,他时常就忍不住想要找王源和好的心情,但是每次都要看着王源那明显冷漠的脸,才知道问题没那么轻松解决。


所以也只能挂着僵掉的笑,慢慢转回头。


然后也会学着,用冷意裹住自己,不有事没事就看过去,不会主动联系他。


尽管每一天都这么做到了,可是王俊凯不快乐,不想还没事,只要一想起来那天王源头也不回的背影,他的心就很难受。怎么能这样呢,怎么停下来,都威胁他了,他还是不为所动。


醒过来的每一天,都是不能和王源说话不能找他的一天。光是想到这个,王俊凯就不想醒过来了。


忽然失去了每天起床的理由。


以前他起床那么早,骑车那么久,也只不过为了和王源一起骑车上学罢了。但是现在呢,手机换了新的,迎来了新学期,他还挂念着一个旧人,和一段根本都不算开始的恋情。


换的新手机再也找不回那时拍的照片了。


就像快乐的时间总是一霎,两个天台,柜子和花,烟火烧光以后,还是灰突突的夜空,要说真留下什么,应该就是那一地香灰残烬罢了。


 


叶武炎仍是第一个发现了王俊凯的反常。


毕竟八卦王子叶艳艳的称号不是白来的,他就有那种堪比女生第六感的直觉。为什么觉得不对劲,第一个是看着王俊凯在浇花。


王 俊 凯 在浇 花


天呐。


当初他们怎么一起迷上史泰龙的呢?叶武炎搞不懂了。王俊凯看着那些枯萎的花好像很有触动,总是一声不响拎着个水壶在那儿浇着。


常远问他干啥浇花。王俊凯回答,就很可惜啊。


叶武炎不知道这是王俊凯将心比心的一点仁慈,他只知道看到王俊凯不对劲,直接往王源那儿猜就行了。就像你在试卷上看到提问有王俊凯三个字,回答写上王源准能得分。


这就跟作弊似的。命运作弊。


叶武炎猜着了是和王源怎么了,但他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王俊凯挺忙的,也不去高二了。除了学业,他还有新的篮球赛要打。


叶武炎又开始打卡。


今天王俊凯和王源说话了吗,没有。


今天……


 


王俊凯在篮球馆打球,免不了要和王源打照面。两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,有时还会坐到一起。


坐一块了依旧不怎么说话。


王俊凯说着话,低头一看自己把王源挤太过去了,于是又往旁边挪两下。但他也挪了跟没挪一样的,还挤着王源坐着。


球队教练让高二的再出个人,王俊凯想了想,还是把王源推荐上去了。他有时候打球,能看到王源在远处看,上回三分球比赛他就看出来,那家伙会打球。为什么不打,恐怕也是因为不愿意和人过多联系。


想到这儿王俊凯内心有点苦涩。说白了,他和那些人还是一样,存了号码又怎样,一起打工又怎样,甚至于王源就算喜欢他又怎样。王源还是拦着他不让他靠近,就算那时贴着创可贴心动了,但那么聪明的人,肯定也善于开解自己吧,恐怕要不了多久,王源就没有多心动了。


本来王俊凯还想,那时候他贴了那么多创可贴,肯定是对自己有超多超多超多的心动吧。就像他在这边给他打过超多超多超多的高分。


可是他现在不敢想了。


蹲在河堤那个伤心的黄昏就和喜欢他那个黄昏一样难忘。


 


将王源推荐上去以后,教练同意了,但是出乎王俊凯意料,王源也同意了。一周后有个比赛,他们都将出场。


王俊凯一开始也幻想过是不是因为自己王源才同意的,但后来想想,或许是为了打比赛吧,教练让他凑在一起打完这场,等人找到了,王源又会走了。轻轻淡淡,都不挥手,也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
他是这样潇潇洒洒有分寸感,和整个人间有着距离感的人啊。


当初正是因为这样性情,他才喜欢他的,不是吗。


可我现在,却因为这些距离感,彻底输了。


 


篮球赛那天,下着小雨,但不影响比赛。刚巧是周五傍晚,叶武炎于是喊了很多人去给王俊凯助威,看台一边都响着王俊凯的名字,王俊凯出来以后声音喊的更大了,而且女声居多。


王俊凯第一个想法是去看王源。


王源穿着和他一样颜色的球衣,只是要小一个码。露出胳膊以后他看起来更瘦,但王俊凯知道他球技和力量绝对不输自己,球技他是看过的。


而力量,他也挨过。


一声哨响,全部人动,台边响着王俊凯和其他队员的名字,唯独没有王源的。这或许因为他是新人的缘故,但王俊凯知道,要是王源一辈子都这样和人保持距离,那他一生都听不到这样别人为他助威,别人为他呐喊的声音。


但是这样的热闹,他很希望王源可以拥有。


王俊凯无奈地发现,这种希望已经大过于他拥有王源的希望了。原来是这样吗,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某种程度,甚至都不在乎自己的幸福了,而是希望他可以幸福。


场上他跑起来,王源将球传给他。


王俊凯一记漂亮三分。


 


但是这种感受,你在意吗。不在意的话,也没有丝毫区别不是吗。


 


比分停在了76:80,校队惊险胜利。王俊凯听着哨响,也不由得在场边跑起来,叶武炎和陆少安和他一一击掌,队友也和他一一碰肩。人兴奋过了头,就容易失神,王俊凯是怎么牵住王源的手的,他也记不清了。


只是周围的声音不再响亮以后,别人将花递给他,他高声喊着:“我会带着我们校队一往无前征战的”然后转过头,鼻尖还滴着汗,嘴角还带着笑,一眼就看见王源的脸。


也和他一样布满汗珠,比一般男生都要白,睁着葡萄眼珠看着自己。


他情不自禁就将手里的鲜花递了出去。


王源也愣住,似乎没料到他与他冷战这么久,在这一刻前功尽弃。王俊凯见他迟迟不接,心里才反应过来。哦,我们还没和好。


说不清心里是何滋味,王俊凯便把花收了回去。


哪料到王源忽然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,手腕再往上一些,就是还滴着水的鲜花。


王俊凯愣住。


周围人还在狂欢,只有他们这里安安静静。


王源那两颗眼珠仿佛被清水润过,又黑又亮。他问王俊凯:“你之前说,从小有个梦想,想开着车一往无前,环游世界。”


王俊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提起来这个,但他怔怔点头。


下一秒,王源忽然一闭眼,深深呼出一口气。而后睁开,那又黑又亮的眼珠居然发着狠,变得更水亮。


也许连王俊凯也不知道,他这一闭眼之间,做了什么样的决定。


王源忽然解开了心防,他有点无辜,也有点悲伤,但更多的是王俊凯从未见过的温柔。王俊凯从未知道,这个人的眼神可以有这么温柔,他也不知道,之前王源做了多大的努力,才控制住这些温柔海流,对他从不献出春天,只有冷漠的寒冬。


他用这样的眼神,抓住王俊凯的手腕,说道:“那你去一往无前追世界吧。”


他这样的人,一旦心甘情愿,就再也不在乎满盘皆输,王俊凯,如果要了我的命,就记得别再给我一线生机。


    王俊凯:“那你呢。”


没记错的话,这是他第一次直视王俊凯的眼睛这么久的时间。


“我……”


再怎么犹豫,也挡不住他沦陷的天真。王源手中握紧王俊凯的力道,和他即将说出口的话一样重,他郑重其事,一字一顿:“我,来追你。”


 


tbc


心情如坐过山车,玩具卡,天蝎好玩吗(认真脸

凯源

我真的不止一次感叹文字是一个神奇的东西,他可以描述很多现实中从来都不会发生的事情。那些事情可以很美好也可以很凄凉,它让我们可以看见更多的事情,了解很多的故事。喜欢凯源以来我也看了很多的凯源同人文。也有各种各样的人物形象设定。就像许多平行世界里的凯源所发生的事一样。有很美好的很甜蜜的,也有很凄凉的最后生离死别。看过太多太多的不同的结局。看过太多太多不同情况下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凯源。真的有很多让我就相信了那小说里的凯源就是显示中的凯源。然而,现实中的凯源,他们可能是真的,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可能。也正是因为这些太多太多的可能让我感到害怕。他们这么好一定会受到上天的眷顾的。可,没看完一篇文,我都会想凯源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,我们的凯源这么好!这么棒!以后肯定会更好会更棒!他们会永远在一起的!喜欢凯源,同样也喜欢你们所写的故事里面的凯源。你们用你们的文字来写你们所想的凯源,很美好。很喜欢。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。可能就是有看了一篇文之后的有感而发吧。我作为一名理科生。没什么文采可言。只是想用简单的文字来表达我的感受。写凯源文的你们很棒!是你们让我看到了这么平行世界的凯源。很开心。

921+1108=715+1314
💙💚

好久没玩了😂一上去就送我皮肤。今天更新的式神今天就抽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嘿嘿嘿_(:D)∠)_又免费抽到一个☺️开心

手帐真心好啊!!自己一周一次☺️这次弄了和大的不过也挺简单的。哈哈简约美嘛!不过。遇到一件异常尴尬的事。就是我p1和p2的所有都是反的🌚一不注意就粘反了。。

手帐。我尽力了。一周一写是明智的选择😂

双子星和花开满城都是我心中的top啊!!